渚月之際  番外01.

 

 

身為克里蒂亞王國的王女,最重要的,是什麼?

 

 

 

 

 

璱菈蒂亞殿下,這是生日宴會所邀請的各國來賓的名單,請您過目。

 

 

「我知道了,退下吧。」

 

 

她隨意地揮了揮手叫侍女退下。

 

 

那份擺在桌上的名單她壓根不想去看......要說為什麼的話,也就只有因為鬱悶所以不想看的任性理由。

 

 

但現在卻不是她能任性的時刻。已達適婚年齡的她,也是該物色夫婿的時候了,做為下一任克里蒂亞王國的女王,這件事是不可被忽略的。

 

 

即使百般不願,她還是打開了卷軸,偏黃的紙張上清楚的寫了各個國家的王儲的名字,都是些優秀的男人……

 

 

他們很優秀是事實,但是這個事實能保證他們之中的一人能成為她的接下來漫長日子的人生伴侶嗎?

 

 

母親也是這樣的......克里蒂亞王國的每任女王都是這樣的,並沒有她能反駁甚至抗爭的餘地。

 

 

想到這裡,她的心中泛起了苦澀的波瀾,一發而不可收拾。

 

 

晚風透過半敞的窗徐徐吹進來,不屬於夜晚的歌聲也隨之傳進她的耳裡。

 

 

那是一種很溫柔、獨特的天籟。

 

 

是一種可稀釋一切的溫柔的歌聲,猶如最上等的絲綢,肌膚、手腳,甚至是全身都被它包覆著。

 

 

再多的文字都不足以形容它的美妙。

 

 

從聲線來判斷,是個男性所演唱的。

 

 

「到底是誰能夠唱出這麼美妙的天籟?」她喃喃自語著,原先心中的鬱悶已消失無蹤。

 

 

 

 

 

「璱菈蒂亞殿下,請您務必專心!」微微加重的語氣。

 

 

「蕾茵茲......」璱菈蒂亞愣愣地看向自己的貼身侍女。

 

 

「殿下,後天就是生日宴會了,您為何不能專心呢?」名為蕾茵茲的女子說著。

 

 

「蕾茵茲,這件事情我也知道......」她略微不滿的說著,琥珀色的眼瞳帶著哀怨,「還有,現在沒有外人,別叫我璱菈蒂亞,叫我璱菈特!我說過了吧?」

 

 

蕾茵茲嘆了口氣,回答:「璱菈特,我明白妳的心情,但是,妳將要成為克里蒂亞王國的女王,各國的王儲也為了這次的聯姻卯足了全力想贏得妳的芳心,妳就不能專心嗎?妳應該很清楚作什麼樣的決定才是最好的。」

 

 

「......」回應她的是一陣沉默。

 

 

「......我不想作為籠中鳥呀......這種毫無自由可言的生活我已受夠了......」沉默了半晌,她低聲地說。

 

 

「璱菈特......」

 

 

作為她多年的好友兼侍女,蕾茵茲不知該如何回答她。

 

 

克里蒂亞王國,是個擁有嚴格階級制度的國家。貴族以及皇室都留有高貴的月精靈血統,不過也不是純種的。畢竟月精靈一族在上古時期已被滅族,殘存下來的族人經過各種族的通婚,原本純粹的血脈也早就式微。

 

 

不過,克里蒂亞王國是個以貿易為主的國度,它所處的地理位置正是絕佳的交通樞紐,所以即使身為皇室的血統純度帶有爭議,還是不能改變它的繁榮程度。

 

 

基於這點,為了平衡這樣缺點,皇室決定以政治聯姻的方式來鞏固國家地位,以免哪天遭到滅國的命運。

 

 

蕾茵茲的種族是水精靈,由於她從小就作為侍女在宮廷中工作,所以才比較沒有受到階級制度的影響。

 

 

但也僅僅如此。

 

 

國家的內部早已有不滿的聲音,為了鎮壓民眾,現任女王決定採取更加專權的制度----將反對的毒瘤剷除。

 

 

所以這次的聯姻才格外的重要。

 

 

不是為了自身,而是作為新任女王,能帶領人民走向嶄新未來的證據。

 

 

這就是璱菈蒂亞所要做的犧牲。

 

 

 

 

 

偌大的寢室傳出悉悉窣窣的聲響。璱菈蒂亞輾轉難眠。

 

 

「犧牲......嗎?」她的腦海中浮現了母親冷漠的面容。

 

 

"要是母親知道了我無心接任女王的事情的話,想必會......"

 

 

越想越睡不著,思緒也猶如麻花一般越纏越亂,鬱悶彷彿就要在胸腔中爆開來一樣難受。

 

 

一直以來,她都是在眾人的庇蔭下成長,可是卻忽略了她所要背負的事物……

 

 

不能再繼續想下去了.…..從明天開始我就不能任性了......

 

 

 

 

 

不知道過了多久,她從睡夢中驚醒,頭腦還暈乎乎的,可是卻隱約聽到歌聲,她原以為是自己做了夢,後來才確認不是幻聽。

 

 

璱菈蒂亞穿上較為輕便的衣袍後追循著聲音來源,走出了寢室。

 

 

一走出房間,她被眼前嘆為觀止的景觀給震懾住了。

 

 

她從不知道夜晚的星空那麼美。閃爍的星辰猶如寶石,鑲嵌在寶藍色的夜幕上。

 

 

只留心於宮廷內政、學習的她從未看過。

 

 

「要是在繼承王位之前能看見那麼撼動心弦的美景,也足夠了吧?」她喃喃低語道。

 

 

遠方傳來了腳步聲。她心上一驚,深怕是蕾茵茲發現她偷溜出來了。

 

 

「都這麼晚了,不去睡覺嗎?」是個很溫柔悅耳的男性嗓音。

 

 

「我......」璱菈蒂亞猛然一抬頭,赫然止住了原本要說出口的話。

 

 

眼前的年輕男子有著一頭銀白色的短髮,後頸的髮則是略微留長至肩,清藍色的眸帶著溫柔的笑意看著她,五官俊美非凡,斜瀏海遮住了右眼,帶著股淡淡的憂愁氣質。

 

 

「我聽到了歌聲......很美妙的天籟,是你唱的嗎?」她停頓了下,說出了疑惑。

 

 

男子愣了一下,隨即點頭。

 

 

「我、我前幾天就聽到了,一直很想知道是誰唱的。」她說話時帶著些微的尷尬,在男子的注視下,她倒是有些難為情。

 

 

「謝謝您的讚美。」男子笑了出聲,「公主殿下,我很榮幸能為您獻唱一曲。」

 

 

「咦?」

 

 

「現在已經很晚了,我想,殿下也應該入睡了。明天可是生日宴會啊。」

 

 

「等等!那個你怎麼會......」她只穿了樸素簡單的衣著而已,是怎麼認出來的?

 

 

「如果您不介意的話,就由我送您回去吧?」他沒有正面回答問題。

 

 

「那麼,至少讓我知道你的名字吧?」

 

 

「公主殿下明天就會知道了。」溫柔的微笑。

 

 

他送她回房後就走了,沒有多說一句話。

 

 

"真是......奇怪的人吶......"

 

 

雖然心裡是這麼想的,但是唇邊卻漾起一抹微笑。

 

 

 

 

璱菈蒂亞站在穿衣鏡面前。

 

 

她穿著一襲華美卻又不會過於誇張的禮服,以乳白色雪紡紗為基調,胸前則是用淡綠色絲線勾勒出蝶翅的形狀延伸至腰,禮服下襬則是繡了深綠的花紋。

 

 

絕美而脫俗。

 

 

「璱菈蒂亞殿下,頭飾要選擇哪一種呢?」在一旁的蕾茵茲畢恭畢敬的端著托盤,上面擺放著各式花朵製成的頭飾。

 

 

「這個吧。」

 

 

她伸手拿起了雪白的花朵,大片的花瓣恣意向外伸展,散發著芳香的氣味。

 

 

她輕輕一笑。

 

 

花朵插入她深褐色的髮絲中,更顯出她的美。珀色的眼流轉著光芒。

 

 

「走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霑璐 的頭像
霑璐

在寂靜的星空下尋找存在的真諦——藉由天使之翅。

霑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