渚月之際  番外02. 萱草

 

 

妳一定不能明白……我隱藏在完美之下的真實……

 

 

扭曲的恨意早已滿溢。

 

 

 

 

 

女王陛下,在今日的盛會,吾等很榮幸能應邀前來至克里蒂亞王國。卓倫王國的大王子克里埃斯恭敬地說道,一雙蔚藍色的眼卻閃著盤算的光芒,吾等實在是萬分感激。

 

 

此次應我國重大生日宴會不辭辛苦地遠道而來萬分感謝。」現任女王琳緹絲以客氣的說詞回答,但是臉上還是一貫的冷漠。

 

 

「愧不敢當。」克里埃斯露出了迷人的微笑,「另外,女王陛下,請恕我冒昧提出一個要求。」

 

 

「你說吧。」

 

 

「吾之胞弟,也就是卓倫國第二皇子極為擅長音律,希望陛下能准許他為您獻唱一曲。」

 

 

話語一落,四處周遭便開始竊竊私語了起來,其中似乎包含驚訝、興奮。

 

 

接著便是一抹銀白色身影出現。

 

 

如果陛下願意的話,我現在就能為陛下獻唱一曲。我是卓倫王國第二皇子,維茲格爾・凱藍。」璱菈蒂亞所熟悉的面容漾起一抹微笑,他向女王微微欠身,動作優雅。

 

 

準了吧。女王的眼眸微微瞇起,就由你來為朕唱上一曲吧。

 

 

「深感榮幸。那麼,為了陛下,希願貴國能永世昌盛。」

 

 

璱菈蒂亞表面上維持著貴族仕女應有的矜持,但是心跳卻早已失序。

 

 

維茲格爾一開口,原本有些吵鬧的宮殿立即無聲。天籟的歌聲猶如溪流,緩緩流入在場每人的心中。

 

 

他的聲音在天地之間迴旋,可是儘管如此,每個音符最終都被微風毫不留情帶走。

 

 

明明貴為皇子,為何所唱出的歌聲卻有著濃厚的悲傷呢?

 

 

明明是如此的哀傷,為何她聽完後卻感到溫暖?

 

 

為什麼?

 

 

在她回神過後,一曲已盡。

 

 

銀髮男子唱完之後,向女王行禮後,又退回人潮中。

 

 

接下來各國的王儲在自我介紹時,她都沒有留意。

 

 

 

 

 

「又在想些什麼了呢?璱菈蒂亞殿下?」蕾茵茲不久的問著。這已經是她的主子恍神第三次了。

 

 

只見璱菈蒂亞明顯的僵了一下,臉上帶著紅暈。

 

 

「那個......卓倫王國的第二皇子......」說話的音量很小,還結結巴巴的。

 

 

「您是說維茲格爾殿下嗎?」她問。

 

 

「嗯。」

 

 

「耳聞他是個怪人呢。身為王儲,個性卻無絲毫的好戰或是跋扈,反而溫柔有禮,所以蠻受貴族仕女的歡迎。而且,有野心的反而是他的兄長,也就是大皇子克里埃斯殿下。」擅長在八卦圈打探有趣情報分享給公主同樂的侍女正淘淘不絕的講著。

 

 

「雖然兩位殿下都十分俊美,但是反而是具有野心的大皇子更加受歡迎呢,也有人說二皇子是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焉的類型,尤其他又十分擅長音律,這又加深他對眾人的印象。」

 

 

璱菈蒂亞十分贊同蕾茵茲說的話,昨天看見他時,就彷彿有種神聖而不可凜然侵犯的感覺。

 

 

「殿下,我想,要挑選王儲的話,維茲格爾殿下是個好人選,卓倫王國是個以軍事為重的國度,而他也沒有野心。若是他是駙馬的話,就可得到強大的軍力後盾,是個一舉兩得的好決定。」

 

 

「現在講這些也太早了吧?我......跟他們還不太熟啊。」手緊緊地抓著裙擺,大有不甘的意味在裡頭。

 

 

公主殿下,您講這話就不對了,您即將成為國家之母,您所要做的,就是快點挑個好夫婿。我永遠都會站在您這邊的。她微微一笑,雖然是說教的語氣,可是卻帶給璱菈蒂亞莫大的信心。

 

 

......謝謝妳。

 

 

 

 

 

她偷偷從宴會中溜了出來。那種噁心到極致的氣氛,即使自己已遇過了無數次還是不習慣。

 

 

觥籌交錯的聲響、充滿嘻笑的對話底下隱藏的滿是虛偽!

 

 

她剛剛若是沒有藉故偷溜出來,自己說不定會窒息死亡吧。

 

 

「公主殿下?」

 

 

「維、維茲格爾殿下。」嚇了一跳。

 

 

「您還好嗎?」對方面露關心的神情。

 

 

我很好,怎麼了嗎?

 

 

您剛剛匆匆忙忙地離開會場,我還以為您不舒服呢。

 

 

只是不習慣這種氣氛罷了。她苦笑道。

 

 

不習慣?疑惑。

 

 

是啊。總感覺大家所給我的感覺都不是善意。

 

 

啊,那跟我一樣呢。我也不擅交際。

 

 

是嗎?她倒是很訝異,他看起來不像是不擅口舌的人。

 

 

卓倫王國的人民清一色都是水精靈,然而族人們不管深淺,都有著藍色的髮。和我完全不一樣呢。就算身為二王子,待遇也相對差很多。他輕輕笑著,但是璱菈蒂亞卻感不到一絲輕鬆,這次隨著哥哥來到這裡,我雖然是二皇子的身分參加,但是實際上卻是哥哥的貼身僕役。

 

 

怎麼會?

 

 

還好啦。習慣了就不在乎了。他依舊溫柔的笑著。

 

 

話說回來,公主殿下,我可以向您提出個要求嗎?

 

 

......您不須這麼客氣。我們兩個的身分其實是對等的。她略微慌張地說著。

 

 

可是,這對殿下來說,是很重要的時期吧?既然如此,我也不能馬虎應對。」他突然單膝跪下,「可否擇一佳日與吾之兄長會面?」

 

 

「這......」難以拒絕。

 

 

「公主殿下您很信任我,對吧?從您對我說的話及口氣就看的出來了。請您將對我的信任投注在我的要求上,好嗎?」他輕輕執起她的右手,落下一吻。

 

 

她搞不清了,不知是對維茲格爾的信任還是......他落在她手背的吻,使她答應了這個要求。

 

 

搞不清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霑璐 的頭像
霑璐

在寂靜的星空下尋找存在的真諦——藉由天使之翅。

霑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