梔子花的花語是原地守候你的愛以及永恆的愛與約定。

 

 

萱草則是隱藏起來的心情。

 

 

而桂花是吸入你的氣息。

 

 

妳笑著對我說著所有花朵的花語,表情天真動人,絲毫沒有女王應有的樣子。不過想想也是,因為妳始終都不是塊女王的料子……

 

 

吶,璱菈蒂亞沙羅。我可能要辜負妳的心意了。

 

 

 

 

 

「能與公主殿下見上一面,是我極大的榮幸。」眼前的男人同樣做出了吻手禮。

 

 

「千萬別這麼說。」她以簡短的話作為回答。因為除此之外,她也不知道該如何回答,她實在不會應付這種類型的人。

 

 

「我們就隨處逛逛吧?」她提議道。也許隨處逛逛比沒事做尷尬的好。

 

 

他們並肩走進皇家花園裡,偌大的園裡綠茵滿佈、奼紫嫣紅,各色珍稀的花朵在風中搖曳。

 

 

「璱菈蒂亞殿下,我想知道您之後有甚麼打算?」身旁的男人突然開口。

 

 

甚麼意思?」她略微皺了眉。

 

 

我的意思是,您也該是時候做出選擇了吧?那雙她看不透的眼憑著身高的優勢從上往下盯向她。

 

 

這個我自有決策。璱菈蒂亞對於如此直白的問題感到微慍。

 

 

嘛,不過我想,公主您可能要快點做決策了喔?」嘴角勾起一抹深意的笑,「想要贏得公主青睞的不只有我而已。」

 

 

「也是。我的確沒有什麼本錢拖下去了,母親身體微恙,的確需要新的繼承人來統治克里蒂亞。」略停頓了下,朱唇吐出的卻是與溫柔絕緣的語氣,「不過,我想,克里埃斯殿下您這樣的說法就不對了。也許您一開始就出局了喔?」

 

 

絲毫不理會水精靈王子詫異的神色,她自顧自地繼續向前走。名義上,的確是在進行與克里埃斯的會面,實際上卻是又一場的勾心鬥角。

 

 

『為什麼你要要求我與您的兄長見面?』當時的她充滿了迷惘。

 

 

她不明白為何他會放棄與她接近的機會,就算他的溫柔與歌聲已博得她的好感,也不至於會讓自己能當上駙馬的大好前途白白流失。

 

 

『我是在渚月出生的。』維茲格爾以輕柔的語調說出毫不相干的話語。

 

 

『......渚月?你嗎?』驚詫。

 

 

『是的。您也知道傳聞吧?』

 

 

她知道那個傳聞,不,或許不應該說是傳聞,因為那是事實

 

 

渚月,是依魯司這個世界會發生的特別現象。

 

 

每隔一千年會出現一次渚月——高掛於夜空的,琥珀色月亮。

 

 

極其美麗炫目,卻又危險。

 

 

出生於渚月時分的嬰孩,由於渚月,不論本身的種族,必定會具有異變的力量。

 

 

出於恐懼,這些嬰兒在出生後不久便會將之撲殺,所以也不清楚他們具有什麼力量。

 

 

史書是這樣記載的。

 

 

我的確具有那份特別的力量,讀心。』他那雙清藍的眼定定地看向她。

 

 

『讀心......』

 

 

『不過我是不會用的,請您放心。』他將身體倚在欄杆上,『因為我的特殊身分,皇宮的人都很忌諱我。我是皇后所生的,不過因為這層關係,我始終得不到王儲應有的待遇。反而是由嬪妃所生的哥哥坐上的大王子的位子呢。很諷刺吧?』

 

 

『不過我也認了,畢竟那本來就不是屬於我的。我並不是個好的繼承人。』

 

 

『也許我該慶幸,我沒在出生時就被殺死。』

 

 

充滿苦澀的臉龐依然帶著溫柔。

 

 

她覺得很對不起維茲格爾殿下的一番苦心,因為作為人選,克里埃斯絕對不是個好選擇。

 

 

也許說是人選都還太抬舉他了......

 

 

 

 

 

經過幾天下來,她深思熟慮地選擇了幾位人選,當然,克里埃斯在一開始就出局了。

 

 

「公主殿下,我想,經濟方面的話,依萊澤王國的王儲艾特殿下是個不錯的選擇,但若是以長相為標準的話,梅莎王國的凱勒殿下是個可考慮的對象。」蕾茵茲將名單念了出來,其中還包含了個人意見,「至於卓倫王國,克里埃斯殿下已不在範圍內的話,就只剩下維茲格爾殿下了。」

 

 

「三人的話還真難選擇......」

 

 

「喔,還有人品方面,維茲格爾殿下更勝兩人許多。」看到自家主人的表情,蕾茵茲又貼心的補了句話。

 

 

璱菈蒂亞原本帶著疲憊的臉立即恢復了光采。

 

 

身為她的貼身侍女及好友,蕾茵茲怎麼看不出她的小心思呢?

 

 

璱拉蒂亞,愛上了卓倫王國的第二皇子維茲格爾。

 

 

蕾茵茲暗自竊笑,這不僅是她所樂見的,也是全國上下所希冀的。

 

 

能嫁給一位能夠疼惜她又溫柔的男人,不是您一直以來所希望的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霑璐 的頭像
霑璐

在寂靜的星空下尋找存在的真諦——藉由天使之翅。

霑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