渚月之際  番外03.桂花

 

 

在這場充滿諷刺的背叛戲碼中,我失去多年的好友,同時也失去了我應該要一輩子侍奉的主人……

 

 

她只留下她的子嗣,身上留有月精靈及水精靈血脈的孩子。

 

 

多麼可笑啊,禁忌之子……

 

 

背叛之後所留下的,只有復仇。

 

 

 

 

 

克里蒂亞王曆1093年。

 

 

璱菈蒂亞女王與卓倫王國第二皇子維茲格爾進行大婚典禮,同年誕下一女。

 

 

她習慣性地用文字記錄對她而言重要的事物,當然,她所敬愛的主子舉行大婚、生下皇女這兩件事也不會遺漏掉。

 

 

蕾茵茲。」一道軟軟的童音。

 

 

「亞德妮蕾殿下,什麼事?」她微笑地看著小女孩。

 

 

「父親在哪裡?我想找他。」亞德妮蕾鼓起腮幫子,模樣惹人憐愛。

 

 

我也不知道,不如,我們一起去找,好嗎?

 

 

她牽起女孩的小手,帶她走出房間。

 

 

她不禁想起當時亞德妮蕾出生的當下,身為侍女的她開心到喜極而泣的程度。

 

 

她和璱菈蒂亞是一起長大的。能在一旁侍奉主人,是她此生最大的幸福。

 

 

蕾茵茲,妳覺得要給這孩子取什麼名字?』維茲格爾陛下當初抱著嬰兒微笑的問。

 

 

『咦?我嗎?』當時便突然點名的她有說不出的驚訝。

 

 

照理來說,為未來的王位繼承人命名可是件大事,不可能叫一位侍女來為孩子取名吧?

 

 

但是坐臥在床上休養的璱菈蒂亞也沒有出聲反對。

 

 

『陛下,恕我直言。為孩子命名可是件大事,不該由小的來做......』她話還未說完,就被打斷。

 

 

就是因為這是件大事,所以才該由妳來做。璱菈蒂亞開口,妳長年陪伴我,妳的忠心已證實了妳的確有資格。

 

 

沉默了半晌,她才開口:亞德妮蕾。這個名字獨一無二,意思是月精靈語中的澄淨的靈魂。

 

 

『我就說吧,由妳來命名果然是正確的選擇。』銀髮男子露出笑容。

 

 

『亞德妮蕾,妳的名字是亞德妮蕾・沙羅。』璱菈蒂亞接過伴侶臂彎中的嬰兒,輕聲說道。

 

 

臉上有著無法用言語形容的幸福。

 

 

亞德妮蕾・沙羅,是璱菈蒂亞最重要的寶貝。

 

 

所以,她也要以性命作為擔保,守護她。

 

 

「父親!」亞德妮蕾一看到父親,立即跑向前去。

 

 

維茲格爾抱起年幼的精靈:「今天有好好學習吧?沒有惹老師生氣?」

 

 

他會這麼說是有原因的,身為王室之子,小小年紀就必須學習。但是顯然他的女兒並不熱衷於學習,家教老師已經告過好幾次狀了。

 

 

「我不喜歡一直坐著啦。」女孩扁起了嘴。

 

 

亞德妮蕾雖然不喜愛靜態活動,但是卻對武技有著極高的天賦及興趣。

 

 

這到底是好還是壞呢?

 

 

這個問題讓他們夫妻倆困擾了很久。

 

 

把一切都看在眼裡的蕾茵茲忍笑著。

 

 

亞德妮蕾可說是跟璱菈蒂亞同一個模子做出來的,同樣不愛學習,就連外貌也有七成相似。

 

 

「蕾茵茲,我還有會議要開,妳先把亞德妮蕾帶走吧,記得不要慣著她。」

 

 

「是。」

 

 

「父親很忙嗎?」看著父親匆忙離開的身影,亞德妮蕾不解的開口。

 

 

「是啊。」蕾茵茲蹲下,與小公主的視線平行,「為了人民,妳的父母親都很努力的治理克里蒂亞。」

 

 

「我以後也要嗎?」

 

 

是啊,公主殿下。您以後也是如此。我相信您以後一定也是個賢明的君主。

 

 

真的嗎?雖然侍女對她說的話她還聽不太懂,但是應該是鼓勵她的話吧?

 

 

 

 

因為階級制度所造成的動亂,最近日益嚴重。愛卿們有什麼看法?璱菈蒂亞繼承了王位後,個性變得更加穩重,是個稱職的女王。

 

 

臣認為,應先將反叛的首腦解決,剩下的不過就是一盤散沙罷了,如此一來,動亂也就會隨之停擺。老邁的臣子建議。

 

 

陛下,臣認為,應先將民心安撫,以防後患。也許可以放鬆階級制度。另一位較為年輕的臣提議。

 

 

放鬆階級制度?這的確是個可行的方法。璱菈蒂亞喃喃自語著。

 

 

嚴格的制度只能防得了一時,防不了永遠。物極必反,說不定到時候克里蒂亞最後會自取滅亡。

 

 

她明白當初母親加重制度的實施其實也是為了國家好,但是實在太專政了。如今反彈的聲浪日益增加,不能坐視不管。

 

 

也許先加強各地方的巡邏,以防無辜居民受害才是最要緊的事情。之前一直默不作聲的維茲格爾終於開口。

 

 

陛下所言甚是。

 

 

那麼就先加強巡邏,然後暫時放鬆制度吧。下令。

 

 

會議就此告一段落。

 

 

璱菈蒂亞緊繃的身體此時也微微放鬆,身為女王,威嚴是必須隨時表現出來的。

 

 

身旁的伴侶給了她一個治癒的微笑。

 

 

也許維茲格爾才是她最大的精神支柱。

 

 

 

 

晚風輕拂過她的肌膚,屬於黑夜的星辰此時漸出。美麗的景象和當時第一次遇見他時一模一樣。

 

 

不知道什麼原因,她今天感到十分的不安,彷彿有什麼重要的東西被硬生生掠奪走了一樣。

 

 

月精靈的預感一向靈驗。

 

 

我到底怎麼了?

 

 

微弱的敲門聲響起。

 

 

進來。

 

 

母親。亞德妮蕾的嬌小身子挨近她,外面好吵。

 

 

好吵?什麼意思?她皺起眉。

 

 

女王的房間在皇宮最深處,所以就算外面有什麼騷動她其實也不會聽到。

 

 

不過,現在已經入夜了,難道守衛沒有壓制嗎?

 

 

不知道。有好多人喔。女兒的大眼裡頭深藏著恐懼,我都不認識他們……在很遠就看到他們了,所以我就跑來了。

 

 

不妙……!

 

 

璱菈蒂亞抱起女兒,跑出寢室。

 

 

守衛!守衛!」一連喊了好幾聲都沒有回應。

 

 

看來連守衛都——

 

 

「陛下!」只見蕾茵茲慌忙地跑了過來,身上跟她們一樣只穿了簡便的睡袍。

 

 

「到底發生什麼事?」心中其實很亂,但是她身為女王、身為母親,她必須維持鎮定。

 

 

「發生叛變了!叛變的主謀是——維茲格爾陛下!」

 

 

妳說什麼?

 

 

首聽到消息,顯露出的情緒不是憤怒,而是被背叛的傷慟。

 

 

                    番外  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霑璐 的頭像
霑璐

在寂靜的星空下尋找存在的真諦——藉由天使之翅。

霑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